/
 
 

你都已經是時裝產業的Key Players了,何解還要離場呢?

 

「喜歡時裝」這件事,不能以拍拖作為比喻。反而從事時裝行業的人,倒是挺適合把事業視為拍拖對象看待。

 

此話何解?若然是喜歡時裝的行外人,大多以用家角度,旁觀行業變化。但是,作為行內人,行業的變化、文化與自身息息相關。即使面對under-paid、工時長、長期受壓等等的不利條件,卻依然離不開這個行業。如苦戀般,一廂情願地樂觀認為行內文化會獲得好轉。所以,時裝從業員對時裝產業,少一點愛慕與尊重也捱不下去。而這份愛,或多或少由當日入行仰慕的時裝Key Players形成的。

 

隨時代變遷,愈來愈多的Key Players退場,時裝產業的魅力有變嗎?沒有Margiela與Jenny Meirens(兩位創辦人)的Maison Margiela、沒有Helmut Lang的Helmut Lang、沒有Jean Paul Gaultier與Viktor & Rolf的成衣系列時裝周、沒有colette的巴黎……整個時裝產業如缺了一角般,未至於倒塌,但卻沒有昔日般完整。

 

在於近年不同的主帥、品牌的人事變動,時裝的新聞一日比一日震撼。Riccardo Tisci離開Givenchy,Jenny Meirens與世長辭、Lanvin的前創作總監Alber Elbaz一去不返……若然是新人,捱不住離場早已是意料之內;但舊人明明已成名了,卻甘願放下一切默默離開。

 

到底是什麼原因,能叫他們如此灑脫地道別?

 

若然說時裝是文化的副產品,那麼根據潮起潮落、花無百日紅的道理,設計師總會有不被熱捧的一天。但是,真正有才華的設計師,需要跟隨潮流嗎?所謂的Key Players,就能有種能夠號令四方的魅力。

 

問題的根本,或許出自現時的時裝文化。設計師不論如何設計,也彷似借屍還魂般,近十年來只能重塑以往的經典設計。不過,「二次創作」還得材料吧?按照現時的大氣侯下,時裝設計師能「二次」到幾時?若然你是當中的Key Players,能避免無心戀戰的心態出現嗎?

 

現時的時裝生態,就如i-D中一篇訪問Edward Meadham的文章提到:我們正處於一個平庸高於一切的時代。

 

更有才華的設計師,都需要被人欣賞吧?當你嘔心瀝血地設計了一個季度的系列,不但人們傾向穿大型連鎖的基本T-Shirt與裙裝,最終只有鞋履與手袋的銷量過關。時裝品牌的生存之道逐漸只在於配飾,所謂的「時裝」,頓時變成一個空殼的花紙。

 

若然說此現象有如萬物更新般普遍,那麼,到底下一位離場的Key Players又會是誰呢?而現時得令的設計師,又能否撐起這個時裝產業?容許我們多一點耐性,多一分盲目的愛,等待時裝產業的新面貌出現。

 

2017年重點內容回顧:

Jenny Meirens與世長辭:Martin Margiela與Jenny Meirens離場後,種子依然遍地開花。

Colette營業至本年12月20日:Colette二十年來的貢獻:真正的concept store,就是夠膽把一朵鮮花放在so called牛糞上。

Lanvin再度更換主帥:Alber Elbaz的後Lanvin生活

Givenchy 新景象: Clare Waight Keller入主Givenchy首個預告登場

Jean Paul Gaultier、Viktor & Rolf重返高級定製:Jean Paul Gaultier:付錢贊助明星穿我的衣服與付錢給妓女無異 / Viktor & Rolf 高訂的縫布娃娃-背後有甚麼意義?

 

 

TOP 5